hg1088皇冠welcOme hg1088皇冠welcOme hg1088皇冠welcOme

总有这么一首歌《月夜》

泪泪_带着几行泪迎接晨昏_少泪泪

梦中云何去何从——听《明月夜》

走过千山万水,经历了多少风霜,才能回到你身边。等待的样子,不管是不是还没有变,都打了我一巴掌。等我的人还坐在窗外吗?用几行清澈的泪水迎接早晚。你还在门前挂一盏小灯引我回到你身边吗?明明是一场梦的风风雨雨,不敢问当初是真是假,流水不管岁月都会放过,心也无处可寻。

泪泪_带着几行泪迎接晨昏_少泪泪

这么多年过去了,只有我还在窗外,寒夜在我身边。没有光,没有人在等待,只有黑夜,一如既往。月夜依旧如故。月夜依旧如故。

谢明勋作曲,张国荣作词演唱国语版《明月夜》,即《沉默是金》。比起国语版,我更喜欢这个国语版的歌词和它所营造的意境。

纳兰兴德有一首《采桑》,意境与《明月夜》相近。“明月应该深情笑我,笑我现在。不负春光,独行独唱。最近怕谈时政,遍体鳞伤。”兰。月浅,光深。明月该怪我无情,笑我出卖她对我的温柔。现在她离我而去,我只能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,一个人伤心地哼着歌最近,我不敢提当年的事,那时,我还爱着她,相爱着带着几行泪迎接晨昏,如今阴沉的月光下,昏暗的光影中,远方的恋人就像一个梦中飘散的白云,

泪泪_带着几行泪迎接晨昏_少泪泪

大多数情绪化的动物,有多少人能从混乱中走出来?得失之间,有多少人会失去焦点?

走过千山万水,历尽风霜,才能回到你身边。但与其说“风霜多”,不如说“风霜有多少”,意思是记不清有多少,这样才能给人一种风霜无数的感觉。而“许多”和“无数”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。不是说“来找你”,而是说“回到你身边”,说明“我”把“你”当成了生命的港湾。“回去”的紧迫感远胜于“来”。阅读歌词,就像阅读诗歌一样,需要有意识地思考和推测为什么使用这个词而不是类似的词。只有这样听歌诗,

开头的“行万里山”四个字,不仅可以为旁边的风霜铺路,也可以为“我”思考“等待的样子是否没有改变”铺路。因为很多时候,空间的概念就是时间的概念。走这么远的路,对应的是等了这么久的人。李商隐说:“荷叶生,春恨,荷叶枯,秋。我知道爱在我身上长存,我对水声失望。河头。” 从春天到秋天,从夏天到冬天,我苦苦等待,郁闷不安。我希望等待我的那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。

泪泪_少泪泪_带着几行泪迎接晨昏

我在尘土中,她温暖而守护。当我来到她身边时,我相信小屋会和陶渊明《归来》中的场景一样——我的爱人已经若有所思地给归来的流浪者灌满了美酒,洗去了我的灰尘。《有酒瓶》中的一幕多么温馨、默契、美好。就这一幕,什么时候才会出现?

歌者问道:“等我的人还坐在窗外吗?带几行泪来迎接早晚。你还在门前挂一盏小灯引我回到你身边吗?” 当是“要不要”时,说明抒情的主人公内心也是不确定的。毕竟,等待是世界上最缓慢、最强大的毒药,是最残酷、最孤独的痛苦。“两行清泪”对应“一盏小灯”。“清泪”代表忧郁,“小灯”代表希望;“清泪”是冷的,“小灯”是温的。但细细想来,“青雷”虽然冰冷,但“青”二字却让人觉得如此单纯;虽然“小灯” 暖暖的,“晓”这个字,让人觉得好孤单,好无助。好的歌词是如此简洁、有意义和耐人寻味。

眼泪无声,小灯无声。等等,等等,等等,等等。但等待的分明是空虚,是梦境,在这如梦似幻的空虚循环中,白痴和委屈还在辗转反侧,各自难过。“我一开始不敢问是真是假”,因为无法分辨。流水无情,岁月匆匆,悠然我心难寻。

少泪泪_泪泪_带着几行泪迎接晨昏

又是很多年了,只有我还在窗外。身边没有美女,只有“寒夜在我身边”。没有灯,没有人,只有黑夜,依旧那么冷;只有月亮,依旧那么明亮。

从一开始梦见等我的人没有变,到等我朝夕哭泣的人,到发现一切都是空的,到最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,我从梦想。失去一个人,往往是一点点的失去,也正因为如此,很多人认为占有是理所当然的。他们耗尽对方的耐心,直到对方离开,意识到任何事情都有时间限制,除非你仍然能以你第一次拥有它时的态度对待它。但是造物主创造了人带着几行泪迎接晨昏,但他并没有这样创造人。所以人生如梦,所以等待变得空虚,所以黑夜寒冷而黑暗,所以孤独的月亮变得明亮。

纳兰兴德还有一首《玉美人》:“我们在曲兰深处再相见,一起哭泣战栗。凄凉离别后,二人本应相同,最无敌的恩怨在明月……我一个人睡了半辈子,枕头上的檀香伤痕。我记得最销魂的,第一次折叠画裙子的技巧。”

泪泪_带着几行泪迎接晨昏_少泪泪

错了“她”等,失去了她的“爱”,我一个人睡了半辈子,梦里的云在哪里找。

《月夜》的歌词凄凉而优美,建议经历过失落的人不要在深夜听。

只要你还活着,就会有很多很多的明月夜。这么一个清晨,多么适合用它来诉说彼此的心声。可没有那个曾经默默哭泣,在灯下焦急等待的人,就算月圆再美,又有什么用呢?什么用途?

2022.3.25(图片选自网络,歌曲在月球上播放和演唱)